发泡水泥保温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发泡水泥保温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装饰匠人李树明的教育情怀【消息】

发布时间:2020-09-16 04:45:12 阅读: 来源:发泡水泥保温板厂家

“我现在最大的乐趣就在于:在我有生之年,能够根据自己走过的路,来启发教育现在喜欢室内设计的年轻朋友们。室内设计是需要创造力的行业,教育不能创造什么,但它能启发年轻人的创造力以从事于这项工作。”

6月27日,下午3点31分。坐在对面的老李,一边拿着自己参与编著的《室内设计资料集》第二版,逐字逐句的做最后的修订,一边和我侃侃而谈。在这之前,这本书的每一个参数,每一个图标都已经反复验证过两次了,这是第三次。

看着他不时在书中写下的标记和文字,配上一副金丝眼镜和一身笔挺的西装,还有已经堆满半个书桌的室内设计相关参考资料,第一印象很多人会以为老李是一位温文尔雅的学者,很难把他和一位在湖南装修业颇具传奇经历的项目总工程师联系起来。从没接受过系统的室内设计培训,一切都靠自己从工作中摸索,总结经验。他从一个家具厂的学徒,做到了国家重点工程项目的项目副总,兼总工程师。

每一段辉煌,背后都藏着一个令人唏嘘的故事。老李的故事今天又能给我哪些惊喜呢?我有些期待。过了一小会,老李完成了校对工作,喝了口茶,开始了今天的采访。我看了看表,刚好3点35分,和我们预约的时间分毫不差,这是一个对时间把控极其苛刻的人。

全世界都放弃我,只要母亲没有,我就可以

依旧记得1982年的那个夏天,连绵火烧云在上空徘徊。云朵厚重沉闷,预示着漫长的晴天。他坐在一所由破庙改建的中学教室里,班上20多人,大多无心学业。窗外麦浪与拖拉机的轰鸣声此起彼伏,老师教学声也不那么清晰了。他努力的向前坐了坐,想听得更清楚一些,生怕错过了一个细微的知识点。

80年代初的湖南农村很多人还没有摆脱贫困,改革开放的春风在沿海城市肆意蔓延,却还没有对湖南地区造成深远影响。当时农村的各家各户都靠几千年来传统的农业耕作来维持生计,那时的农家孩子想要出人头地,闯出这个束缚他们自由的一方水土,唯一的途径就是以优异成绩考到外地上大学。

年纪仅仅16岁的李树明已经知道学习那是他闯过泥泞,穿越雷雨,到达新世界的唯一通道。当时的他是班上学习成绩最好的,也是老师们认为是最有希望考上大学的学生之一。

然而命运却在他踌躇满志满怀希望的时候,给他开了个玩笑。

爷爷突然去世,父亲病重丧失劳动能力,庞大的医药费成了压垮本不富裕的家庭的最后一根稻草,不仅家徒四壁,还欠下大笔外债。这书真是读不下去了。那年少年吞下泪水,主动放下书包,离开了他每天心心念念的教室。年少老成的他已认命。但妈妈不认,娃的一生不能埋没在望不到边稻田的泥土地里。来年偷偷的瞒着他,报名参军。毫无疑问,李树明的沉着刻苦很快得到了部队的青睐,以优异的条件应征入伍,来到了沿海省份广东。那一年失学成了他心里唯一的痛,而母亲毅然让他从军的坚定目光也成了深陷困境时他内心的一束光明。

那些年吃的苦,终将铸就今天通往成功的路

新兵连的训练是最苦的,上午一帮少年顶着烈日,在教官严苛的口令声中,反反复复做着刻板的枯燥的标准动作。下午是魔鬼的越野20公里跑,新兵们回到寝室已经累趴下了。不管多累,李树明依然每天坚持读25页书,3个月的新兵训练营结束时,他的读书笔记已经写满了3本。当时部队里的小伙伴,都给他起了一个外号“李书明”。

天道酬勤,争分夺秒的刻苦努力,赢来了回报。当时部队里唯一的去军地两用人才培训中心的名额,李树明被内部推荐了。在那里,他学的是家具制造,开始接触室内装饰行业。

改革开放的前沿广东,让他开拓了视野。退伍时,脱下军装,家都没回,只给父母发了封电报,报平安,就开始了打工之路,只有靠自己去拼,才能回报母亲。此时的他已经完全摆脱了稚气,凭着培训中心的根底和一股吃苦耐劳的精神,工友们很快就喜欢上这个阳光的小伙子。

在工厂,他刻骨钻研,熟悉了各种设备的使用与保养,虚心向老师傅请教。几年下来,把家具厂 饰面,较喷枪,调色,除尘做到炉火纯清,从一名普工,成为年龄最小的生产主管。当时他年仅21岁。

老人的善举,让他明白责任的含义

91年,老板决定派一批年轻的技术骨干,出国进修,系统的学习木材知识。

槟城,马来西亚的第二大城市。一个美丽的海岛。海岛腹地都是原始森林。这班家伙没为海滨风景迷失,也没有为基地超市闷热,蚊虫叮咬叫苦,认真掌握各种材料的特征。钻研工艺,大马遍地海鲜,把他们滋养得更加健壮。

在槟城,由于业务关系。有幸结识了当地一个华侨木材商人,大慈善家。一个从贫困农村出来的年轻人,虽家教颇严,但对真正的慈善,还是没有体验过。

老华侨在当地建校修庙,给老家捐款的善举,更多的还是为家乡兴建学校。深深震撼了这涉世未深的家伙。

“能力越大,责任就越大。一个人有本事那没什么,如果他能让一群人有本事,那才是真正的本事。所以早年我建庙捐款,等我明白这个道理后,我兴建学校。这是我的责任”老爷子一句话,那一刻,在李树明心里种下了要为后进者传道解惑的种子。

从马来西亚回来,被安排到装饰公司,负责木制作与涂装。同事们都说,小李变了,除了依旧保持那种奋斗不熄的学习精神外,更多的愿意分享自己的学习成果,帮助大家共同进步。

九十年代的广东,整体就像个大工地。装饰行业更是全国的标杆。企业的高标准,严要求,逼迫每一个人不得不去学习。而李树明凭借扎实的基本工和良好的人缘,从基层管理做到了公司大型项目的学工助理。项目竣工后,30岁出头的他出任要求更高的精装房技术总监,那时的他更有魄力,更有担当。

扎根湖南,国家兴亡,匹夫有责

命运多舛,刚开始顺风顺水的时候,98年那场滔天大水又让他的生活轨迹来个了个急转弯。当地政府通知他回家抗洪抢险时,有广东的同事建议,人不回去,捐款就行,放弃10年打拼出来的事业,不值。回去,李树明没有犹豫,母亲的眼神,马来老华侨的教导,让他深深知道10多年的打拼,最终都是为了能回报自己的母亲,都为了能在关键时刻扛起一个男人应尽的责任。

离开富庶之地,丢下高薪厚职,他毅然走上了抗洪抢险的第一线。

七月的骄阳,火一般的烤着这空调房出来的肌肤。当时为了更好的配合抗洪部队。在抗洪一线,指挥部做了排查摸底,所有党员,退伍军人,臂上绑红绸,游泳高手,臂上绑绿绸,臂上同事绑两条的就定格为”敢死队”,二十四小时待命。吃住全在大堤上,李树明理所应当成了敢死队队员,参与有高度生命危险的任务多达6次。

院外涛涛洪水,院内是上万倾良田故土,娇妻幼子,担心受怕的乡亲。他知道这危机关头,他不仅是自己的亲人,也是乡亲的精神支柱,广东是回不去了,留下来吧。

风雨飘摇,多难兴邦之际,李树明没有退缩,经过40多天与部队日以继夜的奋斗,大自然也不得不低下了高傲的头颅,洪水退下了警戒线,院外的大提保住了。当李树明与身边的陌生人相拥庆祝,喜极泪下,他再次感到一个人力量的渺小,只有一群人的强大才是真的强大。

厚积薄发,大半个湖南的高档建筑工地都有他的身影

洪水退了,生活得继续。九十年代末,装饰在长沙还是个新事物,没走进寻常百姓家。当时科技职院(原轻专)的校长,苗国青教授,还在积极推进装饰行业的发展。须找施工队伍做样板工程,他的经历正好符合苗老师的要求。由此在长沙这说是家乡,实则陌生的城市,找到了落脚点。

当湖南家装业的先驱开始组团时,苗老师建议进入随意居公司,并进入湖大成教系统学习工程管理。随着市场越来越大,有老板组建新的公司,邀请管理。于是使出浑身劲头,管理工地质量,带队开拓市场,当时河西的沁园春、锦绣江山、江岸锦城、枫林绿洲等高档楼盘都留下了他们团队加班蹲守的身影。

当时正好广东老东家在沅陵凤滩电厂接下扩建厂房的装修业务,于是应邀组队。

空余时间,跟朋友们去库区游玩,看到山里孩子受教育落后的状况心痛,帮扶的念头更强烈(后来,支持上大学的儿子暑假到山区做义工支教)。

项目快竣工了,看着身边那班从老家带出的弟兄,责任感更重了,不能看着他们像打流一样找活干,得给他们提供相对稳定的工作。于是带队进入湖南建工集团,承接劳务清包。建工Hc新城别墅群、碧桔园威尼斯别墅、省邮政指挥中心、华天之星酒店......留下了征战的身影。

2014-2016年,建工国家级代项目,邵阳烟草物流园整体装饰项目,任项目副总,兼总工程师。

褪尽铅华,回归本质

抹不掉的心头之痛,老华侨的语重心长,抗洪胜利时的深刻感触,走南闯北30多年的经历,让我看到了今天的老李。 褪下国家级项目总工程师的锋芒毕露,眼前的老李和我亲切的侃侃而谈。

我知道那本《室内设计资料集》是他新梦想的启程,他渴望用教育来为湖南的室内设计行业培养更多的新鲜血液。

“我的教学经验还不足,但是我有超过湖南90%以上室内设计师没有的项目经验,我有信心能带好学生,我一个人牛,不如培养一群比我更牛的后辈。”

质朴的言语,深远的理想。

老李现任湖南学都室内设计培训中心教研部项目主任。此刻,我想-------和大多数培训学校相比,学都的学生是幸运的,在每个学校都把课程效果吹得天花乱坠的现在,静下心只为传承自己30多年的装饰经验的好老师实在是太少。

人的一生,只为弥补当年的遗憾,如果不能,那至少不要让自己的遗憾也变成别人的。 我知道老李最终会回归教育,祝愿他能越做越好。

刀剑演武手游

真我欲封天手游下载

伏魔情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