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泡水泥保温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发泡水泥保温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年景不好PE陷两难追讨对赌债成年终关键词

发布时间:2021-01-20 15:34:13 阅读: 来源:发泡水泥保温板厂家

岑凌峰(化名)觉得今年自己颇有些“不务正业”,作为某本土PE机构的投资总监,今年其大部分的时间不是花在投资上,反而是在向被投企业“追债”。对他而言,这种上门讨债的日子并不好过。

岑凌峰向《第一财经日报》解释,过去2~3年其所在的PE投资了不少Pre-IPO项目,基金差不多把所有的希望赌在今年这些能在国内上市的企业身上。然而,由于经济下行,企业的营收非但没有增长甚至是连年下滑。“按照国内上市标准,也就意味着这些企业在短期的一两年内没戏了。”岑凌峰说。

由于在入股时上述PE与企业签订了对赌协议,一旦达不成上市要求,PE有权要求企业回购股权。眼下岑凌峰口中的“追债”指的正是与企业处理关于股权回购的相关事宜。

PE两难

“投资行业不容乐观,在过去5年中,没有一年能够像今年这样让我们的投资界如此饱受压力。”清科集团创始人兼董事长倪正东在近期举行的清科2012年第三届中国高成长企业CEO峰会上坦言。

倪正东说今年自己跑了很多地方,深切感受到了企业之间这些共性的变化。他颇为忧虑地表示,2012年是整个投资市场负面消息最多的一年。“对于PE投资的很多拟上市企业来讲,不少在今年递交了上市申请,但是过了一段时间又主动撤下了上市申请,因为今年财务数据没有达到要求。”

而前两年被投企业的偏高估值此时成了同时掣肘PE与企业的双刃剑。北极光创投董事总经理姜皓天表示,经常看到有企业为了在融资时拿到高价,夸下海口说明年能增长多少倍,却不给自己留有余地,一旦情况发生变化,最吃亏的就是企业自己。

另一方面,PE也在为自己前两年付出的高估值“埋单”,眼下要企业回购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顺利。

岑凌峰坦言,对赌协议中其实还包括很多补充协议,不见得每一条都会写入正式协议中,还有一些双方口头约定的内容。“当对赌真的需要兑现时,一些补充协议往往没有法律效力,甚至一些口头承诺的条款都会成为空话,这就让PE在行权时变得非常困难。”他说。

此外,岑凌峰发现,部分企业由于业绩节节败退,要其一口气拿出资金溢价回购股权已是不可能的事情。

“很多企业在总体行业增长放缓、价格没有提高的情况下,企业的劳动力成本、原料成本却在上升。所以很多企业在过去两年中损失了很多利润,原本可能产生20%的利润率,如今却越来越低,甚至本来是赚钱的,如今变成了亏损。”启明创投主管合伙人甘剑平直言不讳地说,“在过去两三年中这种情况是非常糟糕的,而未来两三年,如果不发生大的变革,的确有很多企业可能在它们的成长期或者青春期中就夭折了。”

一边是被投项目业绩不佳,而另一边则是基金投资迟缓,这不免让一些PE左右为难。

岑凌峰透露,今年其所在的基金仅投资了两个项目。“最后两个月想努力看看,争取再投1~2个项目,不然无法向LP交代。”

其实,这已不是个别现象。根据倪正东在上述峰会上提供的数据,今年前三个季度VC投资下降了60%~70%, PE投资下降了接近40%。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今年不少基金在投资项目数量方面都做了一定的调整,新增投资项目较去年严重缩水,投资中一大部分为已投项目的追加投资。

“我们基金2009年成立,按照‘3+2’存续期,今年应该进入退出期阶段,但目前为止资金都还没全部投完。照此情况,即便基金存续期结束,也很难看到收益。如果要延长存续期的话,对于我们以个人投资者为主要LP的基金而言,并非易事。”岑凌峰坦言。

在他看来,目前摆在面前的只有两条路:要么维持现状追加投资,跟着被投企业再等两年,要么就折价退出。但不管是哪种选择,当下对于PE而言,都不是一个好的结果。

不愿“拔苗助长”

然而,与投资机构选择在资本寒冬期日趋谨慎的策略有所不同的是,不少企业却被PE寄希望于快速成长,虽然还未到被PE“追债”的时候,但他们的日子也不好过。

北京某IT企业创始人周亮(化名)告诉记者,早在2008年企业就完成了A轮融资,截止到目前已有3轮融资到位,虽然宏观经济形势的下滑并未对企业的成长造成过多的影响,但从今年开始他明显感觉到投资人对企业施压的程度已越发明显。

“虽然投资人并未明确跟我们提上市的相关事宜,但却在业绩增长方面对我们的要求越来越高。”周亮说。由于现有核心业务增长空间有限,无奈之下,今年周亮把一部分的资金放到了两块新业务的开拓上。但他说,从现有的情况来看业绩并不理想。

乐港科技CEO陈博并不认同这样的做法。在他看来,现阶段无论怎么样的企业,在目前的经济条件下应该要谨慎地规划企业的未来,在这种情况下尽量应该采取相对保守的战略。“相对保守的战略永远比激进的战略更可靠,这样对企业的长期发展会更好,毕竟做企业永远是一项长跑,短期的冲刺可能会让你短期很强硬,但是从长远来讲,这会得不偿失。”陈博说。

然而,他也直言,很多创业企业拿到风险投资,可能会有各方面的动力和压力,会迫使企业去做一些决策。“我觉得所有决策的根本,就是要能够整个企业有所管控,无论是第一天创立的企业还是已经处于快速发展的企业,预算都非常重要,如何把账算好,并按照预算去执行,这对于创业者来讲至关重要。”他说,“一旦在作出决策后,无法对决策的结果把控的话,这是非常要命的,有可能就会出现一些董事之间的矛盾或者是创业者跟投资人之间的矛盾,甚至会给企业带来非常被动的局面,比如说没有钱,最后再去融资。”

对此,周亮颇为无奈地表示:“在投资人的眼里往往希望最好第一年投,第二年上市,这对企业而言要求太高,企业发展需要有一个沉淀的过程,无法一蹴而就。”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投资人告诉记者,许多企业从创立到准备上市的时间太短,都未经历过一个哪怕是半个经济周期的考验,没有足够的成长时间会让这些企业无法对风险控制有很好的把握,而如何评估风险机制,往往是企业发展的基石。插图/刘飞

航海霸业无限金币破解版

心跳计划

神仙道2016安卓版

热血沙城手机版